讓我們來看看這個下崗女工如何發現這一新職業,又是如何把它做大的吧……

今年36歲的肖蕓,原是廈門華倫紡織有限公司紡織車間的一名擋車工。2000年3月,由于車間內部班組重組,她不幸下崗了。

肖蕓的一位在廈門第八市場擺豆腐攤的同學得知她下崗的消息后,就勸她也擺一個攤子試試。肖蕓同意了。

通過一番市場調查,肖蕓發現廈門別的市場都有蜜餞攤點,唯獨自己家門口的石亭市場沒有蜜餞攤點,她便決定填補這一空白。于是,在2000年5月,肖蕓從銀行辦了小額貸款,用2000元作為資本,開始了她的“蜜餞嫂”生涯。

蜜餞0.5公斤才賣幾元錢,很多顧客僅買0.25斤左右,而且顧客們經常拿著伍拾或百元大鈔來買,因此,肖蕓經常陷入無零錢找的窘境。無奈之下,肖蕓只 好經常跑到旁邊的攤點兌換零錢。剛開始,人家還勉強兌換給她。可后來,別人就換得不那么樂意了,有的甚至看到肖蕓走過來就說沒有。

有一天,一位客人在肖蕓的攤點買了1.5公斤桃脯,應該付給肖蕓18元錢。客人付款時,卻掏出了百元大鈔讓肖蕓找給他。肖蕓翻遍自己的錢包,也沒有湊夠應該找給客人的82元錢。 不愿放棄這筆生意的她只好讓客人在自己的攤位前等一會兒,她則拿著百元大鈔去別的攤位換零錢。可當她把錢伸到別人的攤位前,還沒等她開口,攤主們就搖頭說 “沒有” 。肖蕓先后問了十幾家攤位,可就是沒有一個人肯換零錢給她。無奈之下,她只好用這一百元,在一家食雜店里買了一點東西,這才把零錢兌換出來。

經過了幾次這種沒零鈔找的窘境后,肖蕓為了能做好生意,每天收攤后,不得不想辦法找人幫忙換好零錢。所幸當時她每天所需的零鈔數額不是特別大,而且剛好肖蕓有一位同學在公交公司做售票員,她前一天把幾百元的整鈔交給做售票員的同學,第二天同學下班,經過她攤位前就可以把零錢返還給她。

開始一段時間,由于肖蕓的蜜餞攤在整個市場屬獨家經營,生意相當不錯。可好景不長。不久,肖蕓就發現市場的另一角突然出現了一個和自己同樣的蜜餞攤點。 在隨后的幾個月里,新的蜜餞攤點又相繼增加。到了2002年底,她所在的市場又新增加了5個蜜餞攤點。盡管肖蕓采取了許多辦法,比如豐富品種,兼營餅干, 但由于市場所需畢竟有限,她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,并經常出現許多蜜餞因為積壓,發生變質的情況。這時,肖蕓意識到,做這種生意盡管風險不大,但做的人多,很容易被競爭擠得沒有市場。于是,她有了另謀一份職業的念頭,并開始尋找新的商機。

2003年“五一”節,肖蕓去位于中山路附近的霞溪市場,想采購一些海產品。當她在一家賣海產品的小商店買了0.5公斤蝦仁后,掏出一張百元鈔票給商店的售貨小姐找零。那位售貨小姐打開抽屜,翻了很長時間可就是湊不齊那么多零錢。最后,她只好向站在一旁的商店老板“求助”。可商店老板也找不開。最后,店老板只好跑到旁邊的一家小吃店,買了一包煙后才把零錢換出來。當他把零錢找給肖蕓時,不無感慨地說:“現在零錢真不好換,要是有誰專門兌換零鈔就好了!”

“以后我來替你換零鈔吧。”肖蕓聽了老板的感慨,便開玩笑地說。

“真的!”沒想到,這位店主竟高興地把她的話當真了。“你如果幫我們兌換零錢,我們就適當給你一點手續費,省得我經常往銀行跑。你可能不知道,我們一天準備幾百元零鈔,可還是不夠找。弄得有些想買東西的顧客由于等不急,就干脆不買了。”

“你有零錢我也會換,做生意沒零錢實在太不方便了!”鄰店的一位老板聽了肖蕓與這家店老板的對話后,也搭過話來。肖蕓這時真正意識到,找零對于一個做小生意的人來說,確實是一個很令人頭痛的難題。

從霞溪市場回來的路上,那兩個店老板的話一直在肖蕓的腦海里縈繞。那一刻,肖蕓突然意識到,這有可能是一個新的謀生職業。她又想到:廈門有如此多的小商品市場,需要零錢而又沒有時間去銀行兌換的人肯定不少。而且,現在還沒聽說有誰去做這一行,自己何不試試,搶在別人前做這個新行當。肖蕓為自己的這一獨特發現興奮不已。

下崗女工“嘗鮮”:我來靠兌換零錢賺錢

說干就干。第二天,肖蕓就把自己的蜜餞攤交給退休在家的公公照看。她則從銀行取出了2000元錢,分別兌換成了1元、5元和10元的零鈔。隨后,她就去了霞 溪市場,想嘗試著看這一行業有無市場。以前曾經賣海產品給肖蕓的商店老板一下子就認出了她。他開玩笑地說:“我還等著你的零錢做生意呢!”

“我現在真的在做換零鈔的業務。”肖蕓趁機向店老板說出了自己這次來的目的。

“行啊!你想怎么換?”經雙方商量,最后,肖蕓按100元收取1元手續費的方式,給那位店老板兌換了1000元零錢。接著,那位店老板又幫肖蕓介紹了其它幾家小商店。就這樣,肖蕓從銀行兌換來的2000元零鈔,很快就被那幾家商店兌換完了。

臨走時,肖蕓還特意給他們留下了聯系電話,讓他們需要零錢時給她打電話。那一天,肖蕓就掙了20元的“手續費”。

初次交易成功后,肖蕓對從事這一行業有了一定的信心。當天晚上,她就正式向家人“宣布”:她準備把蜜餞攤交由退休的公公先照看一段時間,自己則開始拓展兌換零錢這一新行當。出乎意料,肖蕓的家人竟沒有提出反對意見。

第二天,肖蕓便把家里的幾千元錢取出來,去銀行換成了零鈔。隨后,她便來到浦南、蓮坂等小商品市場,給一些店家兌換零鈔。

肖蕓原以為替一些小店家換零鈔是一件極簡單的事。但過了一段時間她才發現,真要做好這個新行當還挺難的。

有一天,位于浦南市場的一位客戶突然給肖蕓打來電話說需要零幣。肖蕓趕緊拿著整錢到離自家不遠的建設銀行去兌換。

可當肖蕓要求換500元一元鈔時,銀行的工作人員卻告訴她現在銀行沒那么多一元鈔。肖蕓不相信,銀行工作員便跟她解釋說:“不是不想換給你,我們建行的 零錢也是從人民銀行換來的,而且要分給各網點,因此每個網點的數量很有限。”無奈之下,她只好騎著自行車去另一家銀行。誰知她趕到另一家工商銀行后,竟然 也出現同樣的情況,10元和5元的零鈔都有,就是沒有1元的零鈔。肖蕓只好又騎車去附近的交通銀行。

結果,費了不少周折后,她才終于換好了零鈔。

有了這次經歷后,肖蕓才明白銀行也有1元零鈔緊張的時候。怎樣才能順利地換到1元零鈔呢?肖蕓陷入了困惑之中。然而,讓肖蕓意想不到的是,一次意外的經歷卻幫她徹底地解決了這個難題。

有一次,肖蕓去前埔會展中心附近一個親戚家。走到近一半的路程時,她乘坐的小巴突然拐進路邊的一個加油站加油。肖蕓從小巴的窗戶里望見小巴女售票員從售 票的包里掏出一大把1元的硬幣和紙幣后,交給了加油站的收銀員。加油站的收銀員數了半天后,才把裝錢的袋子拎進了屋里。

肖蕓見到這一情景,心里突然一動。她馬上想到,廈門的公交車和小巴收費都是1元,而小巴車主都是個體戶,不能像有些單位的車輛那樣使用加油卡,所以,小巴加油時用的都是從顧客手中收取的1元零鈔。發現這一情況后,肖蕓興奮異常。當天晚上,從親戚家回來后,她就特意去了這家加油站,找到收銀員提出換零鈔的事。加油站的收銀員原本每天下班前,都要提著一大袋零鈔去銀行存錢,經常要排上很長時間的隊,還要等著銀行工作人員數上半天,才能把錢存上。現在竟有人找上門來換零錢, 這樣省時省力的好事哪里去找?收銀員非常樂意地答應下來。

然而,肖蕓剛和這家加油站確定合作關系沒幾天,就出了意外。有一次,肖蕓拿著五千元整錢,去加油站兌換零鈔時,加油站的收銀員小張數了一次后,當即拿出其中的三張百元大鈔,對她說:“這三張你換一下吧!”沒弄明白怎么回事的肖蕓疑惑地問:“怎么了?”

“問你自己吧!”小張見肖蕓拿著那三百元“裝模作樣”地翻看著,更生氣了:“我是看你人老實才給你換零鈔,誰知你竟然拿假鈔害我,你的良心何在?”肖蕓這才明白過來。

盡管肖蕓一再解釋假鈔不是自己的,是換錢時沒發現被人耍了,可小張怎么也不相信。結果,這一次不但讓肖蕓虧了幾百元,而且更慘的是:第二天肖蕓再去加油站換零錢時,收銀員小張卻說:“沒零錢了,別人換走了!”肖蕓明知道她沒有說實話,是昨天假鈔的事讓小張對自己有了成見,但她知道這樣的誤解不是一時半會 兒能解決的。最后,她只好無奈地離開了。隨后,經過幾天的努力,肖蕓又重新找了幾家加油站,并和它們建立起新的關系。

經歷過這次“假鈔之痛”后,肖蕓每次給一些店家兌換零錢時就特別小心。為了避免再次換到假鈔,不久,她還特意買了個驗鈔機隨身帶著。

新新職業,讓我每月收入超過3000元

肖蕓知道,真要靠兌換零鈔這一行業謀生,就得把市場做大,有固定的客戶群。為了更好地拓展業務,肖蕓特意印制了聯系名片,同時對市場進行了調研。

經過幾天的市場走訪,肖蕓發現兌換零錢也有一定規律:那些利潤不高的小商小販,換零錢的幾率很小;而利潤高,規模中等的商店換零錢的幾率比較高。肖蕓心 里有底了,她馬上想到鼓浪嶼是旅游區,而旅游區的商品利潤肯定比別的地方高。那里人流量大,買紀念品的人多,而工藝品的價格也就幾元,因此,那里需要的零 鈔肯定會比別的市場大。

為了讓自己業務成功率高,肖蕓首先找到一位在鼓浪嶼開店的同學,讓她幫忙介紹幾個老板認識。

沒想到這一招還真靈。經過幾天的奔波,肖蕓便與鼓浪嶼的幾十家店面建立了聯系。他們每隔幾天就會打電話來讓她送一次零鈔。

自從打開這一市場之后,肖蕓的生意就開始好起來。一個月干下來,她就掙了1千多元。這使她對做這一行業的信心更足了。

當然,肖蕓在品嘗成功喜悅的同時,也經歷了很多次失敗的痛苦煎熬。

2003年6月的一天,肖蕓按照約定去給位于鼓浪嶼的一家工藝品商店送零錢。那家商店的生意相當不錯,店里的零錢很早就用完了。前一天晚上,店老板就給肖蕓打電話,讓她第二天早上9點之前務必把零錢送到他的店里。

那天,恰好是周末,去鼓浪嶼游玩的人特別多。肖蕓上了渡輪后,一手扶著船欄桿,另一手護著自己的挎包。在船上,有幾個小伙子在肖蕓身邊擠來擠去的,肖蕓沒有在意。可等她下船時,才發現自己的包已經被劃開了一道口子,包里放著的一千元零錢早已不翼而飛。

肖蕓叫苦不迭。她怕客戶因等不到零錢而生氣,只好先打電話給客戶說明情況,并讓他再等半個小時。可做生意心切的客戶卻沒有考慮到肖蕓的難處,一聽肖蕓說不能準時送來零錢,竟大聲責罵她不守時。剛剛被偷了錢,現在又挨了一通罵,肖蕓委屈得眼淚撲簌簌往下流。

那時,肖蕓真想不去送錢給這個客戶了,但想到做事應該守信用,自己已經答應了他,就不應該失信于人,不然以后還怎么讓人相信自己。于是,肖蕓只好跑到位于鼓浪嶼龍頭路的一家銀行,用自己的龍卡從柜員機里取出一千元,然后到旁邊的工商銀行,兌換成零鈔后給客戶送去了。

這樣的遭遇對肖蕓來說不過是不值一提的小事。有一次,她還經歷了一次生死之劫。

原來,由于肖蕓經常去加油站兌換零錢。時間一久,肖蕓竟被一伙亡命之徒盯上了。

7月初的一天,肖蕓從加油站換完零錢出來時,已是日落西山了。肖蕓騎著自行車往回返時,發現后面有幾個年輕人一直跟著自己。開始時,肖蕓并沒有在意,可走了一段路后,她發現那幾個人仍然跟在她身后,而且行蹤有點怪異,她便起了疑心:他們是不是想打劫?

為了慎重起見,肖蕓開始往人多的地方走。當她途經中山公園西門時,見旁邊有一個公園派出所,于是,她就騎著車子拐進了派出所的院子里。由于沒有證據不便報案,她只好在派出所的院子里站著,想等那幾個人走遠了再繼續往回走。

半個小時之后,肖蕓以為那幾個人已經走了,就又騎上自行車上路了。沒想到,他們并沒有走。當肖蕓走到一處小巷的拐彎處時,那幾個人突然從小巷里沖了出來,他們拿著棒子,狠狠地在她的頭上打了一下。當肖蕓下意識地伸手護頭時,她的腰又挨了一木棒。

隨后,歹徒一把奪過肖蕓身上的挎包飛奔而去。包里有肖蕓剛從加油站換來的800多元零鈔和一個手機。一位路過的行人發現滿臉是血的肖蕓后,把她送到了醫院。幸虧治療及時,肖蕓沒有留下嚴重的后遺癥。

經歷過這一次搶劫后,肖蕓每次去換零錢時,都十分小心了。遇有要換較大數額的錢時,她都要叫上丈夫或者找一個朋友一同前往。

隨著肖蕓在這個行業做的時間越來越長,知道她的人也越來越多。有許多不認識她的商店老板也會從朋友那里找到她的電話,在急需零錢時,就主動與她聯系。

現在,肖蕓兌換零錢的市場在不斷擴大,業務量也在不斷增加。而今,她每月兌換的零鈔都超過了20萬元,她的月收入也達到了3000元。

不久前,從報上傳出中國人民銀行將允許各商業銀行根椐各自的實際情況,對儲戶兌換零鈔可以適當收取手續費的消息。盡管這一政策尚未正式實施,但卻讓肖蕓對自己當初的選擇有了信心,也看到了自己從事替人兌換零鈔這一行業的廣闊的發展前景。

親愛的打工朋友們,看了肖蕓的故事后,你有何感想?如果你目前還沒有找到好的謀生之道,不妨像肖蕓一樣,試做一下兌換零錢這個簡單的零本錢行當。
相關文章
焦點關注